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被大兵玩弄的蜜月小夫妻
被大兵玩弄的蜜月小夫妻

被大兵玩弄的蜜月小夫妻

夏威夷这个美丽的热带天堂度蜜月,在有名的威基基海滩边的渡假小屋里头,享受着俩人如胶似漆的甜蜜之旅,白天刚参观完战争纪念馆,晚上就在小木屋前的海滩上喝酒聊天,听着哥哥低沉沙哑的嗓音唱情歌,仿佛世间一切的美好都降临在巧玲身上可惜好景不长,这时候从马路旁走近三名醉醺醺的美国水兵,突然闯进她们俩人的小天地,用粗鲁的恶言辱骂她们,仔细一听原来他们把巧玲当成日本观光客,骂她是日本妓女,还巧玲二人丢掷酒瓶[ 不…不…我们是从台湾来的…不是日本人…台湾…台湾…我们是台湾人…]

   哥哥操着不甚流利的英文向他们解释,巧玲吓得赶快收拾细软往房间跑[ 干干…小日本人别跑…你们奸诈的偷袭我们,害死我们同胞,现在又在赚我们的钱,让大家都丢了工作…干…别跑…别跑…日本鬼子别跑…]

   三名水兵发着酒疯追逐她们来到房间门口,刚进门还来不及锁上房门,碰~~的一声,三名粗壮像条牛的大兵,粗暴的把门撞开来,连哥哥也被撞倒在房间地板上,粗硬的马靴迎面踢在他的肚子上面,痛的哥哥眼泪胃液都吐在脸上,躺在地板上不住的喘气呻吟[ 哇…好可爱的日本妞,陪我们跳舞好吗…]

   一名大兵不怀好意的捉住巧玲,毛绒绒的大手就摸在脸上,粗糙的手掌刮在脸上,痛的巧玲哇哇大叫[ 痛…你放手…]

   哥哥这时用他最后一份气力,奋力的推倒调戏他老婆的水兵,在一阵混乱的咒骂声中,哥哥还是被众人压制在地板上,用皮带将他的双手反绑在背后,铐在床柱子旁,俊美的脸庞眼睛却流出血来,痛苦的呻吟着[ 老公…老公…你怎么啦…老公……]

   巧玲忘记自身的危险,想要营救哥哥撕~~撕~~巧玲身上的小洋装,很快的就被几双大手给撕裂开来,身上只剩下薄薄的亵衣,引起水兵们的哄堂大笑[ 巧玲你快走…不要管我了…你先逃命啊…]

   哥哥拼命要巧玲先逃跑,一个水兵却拿着巧玲身上的衣服碎片塞进他嘴里头,让他说不出话来,只能忿恨的张着一对眼睛瞪他们[ 这个日本妞皮肤真是白啊…不知道阴阜美不美…大伙要看吗…]

   [ 哈哈…好好…好…哈哈…]

   三名水兵用色咪咪的眼神看着巧玲,发出垂涎三尺的吓人模样[ 不要…不…啊…不要过来啊…]

   巧玲仅存的亵衣裤,阴阜耻毛的黑影若隐若现,上身的蕾丝乳罩挤出深深的乳沟,窄布遮不住里头的春光,让三匹野兽看了色性大发,一起将巧玲抬到大床上,轮流猥亵她的身体娇小力弱的身躯,如何能抵挡三名大汉的攻击,巧玲的双手被人用力拉过头绑在床头上,双腿被二名大汉一人一边的拉开又拉高,三个人就这么嘻嘻哈哈的玩弄巧玲的身体,她的乳房被一双绒毛大手用力的又压又拧的变型,乳头被人粗暴的捏起揉搓,下体的阴阜被水兵粗暴的分开来研究,大阴唇被强力的扒开开的,里头小阴唇肉片让人深入抠抠摸摸的,让巧玲下体感到又痛又酥麻,连已经不多的阴毛都被扯下好几根来[ 哇…哇…痛啊…啊…痛啊…救命啊……]

   一名大兵用他的肥指头,猛力的插进巧玲的阴道里面,快速的在阴道内来回抽动,然后变成二根指头的剧烈活动,另一名水兵也将中指插进巧玲的肛门里面旋转,巧玲只能流着眼泪,惊恐万分的任由三人在她身体上胡作非为[ 日本来的小妞,怎么样啊…喜不喜欢美国大屌啊,等一下让你尝一尝看看…干…臭妓女…都流出那么多水来,等着我来干死你这个日本妓女……]

   大兵边挖弄巧玲的阴阜边骂她妓女,然后纷纷掏出他们的大鸡巴,一边自己套用,一边用龟头磨擦她的身体,引的巧玲惊叫连连一名皮肤黝黑的黑鬼提着20公分长的大肉棍,阴茎圆周有小孩手臂那么粗大的家伙,来到巧玲的大腿中间,他首先吐出一团腥臭的口水抹在巧玲的阴道口,然后又吐出些口水抹在龟头上面,对准巧玲的窄穴洞口磨擦,巧玲吓得全身缩成一团,无奈被二名大汉一人一边掰开她的大腿根,让她根本就完全无法动弹[ 啊…痛死我啦…救救我啊…痛……]

   唧~~的一声,整个粗大龟头就突然挤进窄穴里面,水兵对着阴阜用力的捅干了好几回,直到龟头都刺到子宫颈口了,但是阴阜外面还有5公分阴茎没有进去,有如棒球那么大颗的卵蛋垂打在巧玲的屁股上[ 哈哈…这小妞的穴真是紧啊…真是爽死我了…嗯…我干…干…真是爽耶……]

   黑人水兵爽到庛牙裂嘴的向同伴诉说他的爽快[ 真的吗…那你还不快一点…我的家伙也快要喷出火来…快点啦…大伙可以多分几次玩……OK ]

   [ 好啦…我快点干就是啦……]

   [ 这小妞好象也很爽啊…你们看她…喷出好多水喔…哈哈……]

   [ 对啊…这妞看到我们的大屌,快乐的手足舞蹈呢……]

   ( 天~~~~~~啊,巧玲是被插到尿失禁,喷出尿水来的 )黑人水兵卖力的干了5~6分钟后,才把腥臭的精液喷进巧玲阴道里头,然后换另一名白人水兵接着强暴巧玲,白人水兵也有根粗大像手电筒的大阴茎,虽然有精液的润滑,还是不容易的插进巧玲已经被撑大的阴道里头,水兵进入窄道内,开始猛干巧玲的阴阜[ 哈哈…你们快看,这妞被我的大屌干到高潮啦…嘻嘻……]

   ( 不~~~不是啊,巧玲是身体在痉挛 )最后那一名胸毛很多的大兵等待的有些不耐烦,还用指头干着巧玲的屁眼,直到同伴泄精后才跟着轮暴她,可能是等待太久,有着20公分粗大鸡巴的他,只干了几分终后,就把阴茎插进巧玲的嘴巴里头射精,让巧玲吃进一肚子的坏水,最后那名黑鬼又再次强暴她,最后把精液射在巧玲脸上,把她一张美丽俏脸涂成大花脸巧玲如何能够抵挡三人这样的暴行,人早就痛晕在床上不醒人事了,被绑在一旁可怜的哥哥,目睹老婆被人恶狠狠的轮暴,心中真是痛不欲生,就算不忍看见巧玲被人轮暴的痛苦模样,但是水兵们故意夸大巧玲淫荡的讲话,还有彼此间谈笑及肉体插入的啪打声,声声钻入他耳中,不想听都不行[ 哇…你们大家看啊…那个小日本人看见我们强暴他的女人,鸡巴居然还会勃起喔…看起来比我们大伙都兴奋…我们也把他的裤子脱下来看看……]

   水兵丢下瘫痪在床上的巧玲,七手八脚的也把哥哥裤子脱下,果然发现他的阴茎正在勃起,纷纷取笑他的阴茎短小,让妻子遭人轮暴的他,心灵再次蒙受损伤三名水兵闹了一阵之后,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东西吃,又从冰箱里头拿酒来喝,吃饱喝足之后,还要巧玲进去洗澡,看起来他们暂时还不想离开[ 小妞你给我小心点,如果你敢耍花样,我会把你的男人杀掉…知道吗 ]

   巧玲痛苦的点着头,慢慢走进浴室里头,每走一步下体都像刀在割肉一样的痛,从她的阴阜裂缝中间,滴滴答答的流出恶人的精液,顺着大腿流到地面上[ 门不准关…臭妓女……]

   巧玲只好在三名恶魔的注目下洗净身体,连巧玲上厕所都纷纷围过来看,让她踌躇了好久好久才勉强挤出尿来,最后还要她赤裸裸的身体伺候他们[ 哈…小妞皮肤真白,小穴也很紧啊……]

   [ 乳房捏起来软绵绵的像是蛋糕一样,乳头比指头还小怎么喂奶,难怪他们男人鸡巴会那么的小…]

   [ 对啊…皮肤滑滑嫩嫩的,干得我痛快死啦…让我看仔细一点……]

   一名大兵将巧玲像是抱小姑娘尿尿一样的姿势,把她抱在怀里头揉搓乳房,大腿被强力的拉开来,将她最感羞怯的地方扒开来看清楚[ 啊…不要啊… ]

   黑人用指头挖向巧玲的肛门菊洞,搔得巧玲唉呼连连,对面那名水兵用他的肥指,压在巧玲的阴核上面磨擦,让心理快要崩溃的巧玲,下体却流出大量的淫水来,惹来大伙的嘲笑一开始有些羞愧的巧玲,因为阴核被人仔细的磨擦着,有如触电般的舒服感袭上心头,阴道的撕裂伤马上忘记,脑海中产生甜甜的性快感( 好舒服喔~~~会高潮的啊 )处于半兴奋状态下的她,突然感到下体一阵冰凉,原来那个黑鬼恶意的把空啤酒瓶,塞进巧玲的阴道里面当做阳具插,旋转瓶口进进出出她的阴阜[ 看她好喜欢的样子,我们多来几根吧… ]

   就在哥哥面前,巧玲前面阴道被塞进二只酒瓶,肛门也被插进一根瓶子,嘴巴也含着一只酒瓶子,身体还被从头到脚都被洒满啤酒,让水兵用舌头在她身上乱舔[ 不知道她的嘴会不会吸啊,让我来试试 ]

   水兵提着一根半软的大屌推到巧玲嘴边,巧玲发现了他们的计谋,痛苦的摇着头[ 你如果不帮我吹喇叭,我就揍你的男人 ]

   水兵恶狠狠的捉着巧玲的下巴警告,然后抽出他的裤皮带,开始用力的抽打在哥哥身上,啪~~啪~~啪~~发出可怕的声响,看见丈夫被人用力的鞭打着,皮带如下雨般落在丈夫赤裸的身体上,每一下都会在身上留下血红色的鞭痕,哥哥那张俊秀脸庞都皱成一团,巧玲痛苦的流下泪来,拼命求饶[ 那就快点吹喇叭啊…贱人…]

   巧玲只好跪在水兵面前,捧着脏屌无奈的张口含进去[ 对…再用力吸一点…喔…用力点…龟头要整个吃进去…对对…深一点…喔…]

   巧玲已经将嘴张到最大才能吞进龟头,但是水兵仍不满足的猛往她喉咙刺进去[ 我也要…帮我吸…]

   三名水兵围着巧玲四周,轮流让她吃鸡巴,要不然就逼她用手来帮他打手枪[ 哦…哦…我要出来了…快帮我吞进去……]

   水兵对着巧玲的喉咙射精,烫人的精子灌满她整张嘴,水兵还把流出嘴角的白色精液抹起来,重新塞回她嘴里,逼她吃进去[ 臭妓女…你的男人看你被人干,鸡巴还会勃起哦…真了不起……]

   哥哥内心羞忿的想要去死,但是听见巧玲的呻吟声,下体不受控制的硬起来这时还未射精的二名水兵把她抱到床上去,先把巧玲摆成母狗的姿势,一前一后的同时插进她的阴阜及嘴巴,三名水兵都不浪费一点时间,轮流干着巧玲娇嫩的身体,直到她呈现半昏迷状态[ 臭日本女人…我要为“亚利桑那号”的水兵报仇,我干干干…]

   [ 我要为“纽泽西号”的弟兄们报仇…]

   [ 我也要…我是为“亚美尼亚号”报仇,干死全日本的女人…oh…YA… ]

   三名水兵像是疯了一样的又叫又跳,把体力都发泄在巧玲身上,轮流干着上下两穴,当然啰,乳房的玩弄也是免不了的,若不是巧玲的肛门太紧了,水兵努力了好几次,粗大的阴茎一直插不进去,否则恐怕她的屁股一定会跟着糟殃,但是指头挖弄肛门的游戏,还是让巧玲险险失禁了好几次天亮之后,水兵们才从酒堆中醒过来,丢下满身臭精液的巧玲落荒而逃,夫妻俩人才能结束这场恶梦,脱困之后匆匆收拾东西结束旅程,离开这个另人伤心的地方